京都紅葉季-神護寺

自西明寺出來,沿山道壹路前行,走過高雄橋,道路在眼前壹分為二,沿岸那支繼續低行往清滝橋去,依山向上的小道為神護寺參道。正值紅葉季初期,秋意從楓樹梢頭的紅艷處緩慢蔓延,背陰地裏的碧綠色仿佛殘夏遺留至今最後的壹絲抵抗。登上略高處回頭望,清滝川兩岸粉綠黃紅在陽光中交錯成壹片,秋日奏鳴曲行進至最酣處。待再往高處走些,山間密林中辟出來的休憩地裏,紅色系已然占了上風,偏偏店家還要配以紅傘紅坐席,灼灼壹片,有畫蛇添足之嫌。轉眼間,還來不及體會登山疲乏之苦,神護寺的樓門已經近在眼前。

到了神護寺,就不能不提中興之祖文覺上人。這位《平家物語》裏頗占篇幅的僧人,在眾多史料(九條兼實《玉葉》、慈圓《愚管抄》、史書《吾妻鏡》)中也留下了眾多逸聞。巖波新書系列中林屋辰三郎的《京都》在談到神護寺時,鄭重拿出壹個章節來講文覺上人的故事:
文覺上人因仰慕空海的遺跡而入寺,並使寺院得以再興。這也是因為,當時文覺心中熊熊燃燒的熱情都集中在這座山上。眾所周知,年輕時的文覺叫遠藤武者盛遠,他覬覦人妻袈裟禦前,最後卻誤殺了作為丈夫替身的袈裟禦前。這種難以壓抑的熱情在其出家後、決心再興神護寺時又壹次爆發。他去後白河法皇的法住殿化緣時,右手拿著募化簿,左手握著刀,擋在門前高喊:“如果不把壹所莊園捐給高雄神護寺,我就不準備走了。”最後被問不敬之罪。但是文覺在流放地伊豆遇見了源賴朝,並勸其起兵。不久,源賴朝奪取了天下,文覺以源賴朝為後盾,讓後白河法皇寫下了著名的《文覚四十五箇條起請文》,甚至還讓法皇按了手印……
林屋辰三郎無疑對文覺與後白河法皇之間關系形勢的變化十分感興趣。雖然大河劇《平清盛》中的白河法皇與後白河妥妥壹對老變態和小變態,但是縱觀後白河壹生,其在菊花王朝的歷代天皇之中存在感與運氣都是top級別的:保元之亂、平治之亂、源平合戰,鐮倉幕府的草建,哪件他都沒落下。這位仁兄搞縱橫的本事、見風使舵的天資,連源賴朝都嘆為觀止,稱其為“日本第壹號大天狗”。好巧不巧,文覺與眾僧不同的“粗野”與“行事乖張”也讓他有“天狗”之名,不光《平家物語》裏給他安排了出家後依舊將袈裟禦前像掛在胸口的偏執狂形象,《愚管抄》裏直接上了段“祭祀天狗”的戲份。這兩位火光四濺、跌宕起伏的交鋒的確令我們後輩吃瓜群眾心向往之。而留下後白河法皇禦手印的《文覚四十五箇條起請文》至今還作為國寶供奉在神護寺中。

和京都眾多古寺壹樣,神護寺也在戰亂與火災中幾度廢興,目前的最古的建築也是在元和九年(公元1623年)重建而成。樓門到金堂,走過壹段楓樹夾道的平坦小路之後依然要再上高聳的石階路,在自己漸漸急促的呼吸聲中,入母造的密教佛堂緩緩露出真顏。
神護寺金堂中的薬師如來立像,是我所見過的最肉感又最令人生畏的薬師如來立像:黑面肉鼻、狹目垂唇,是極具禁欲與冷峻之美的雕塑作品。木的質樸與森然,在這座立像上呈現出極具沖擊感的力量。昏暗的佛堂中與立像對視了片刻,轉身望向堂外的光明世界時,忽然有大松壹口氣之後,卸去渾身力氣的失重感。根據『神護寺略記』記載,這座立像很有可能在公元810年之前便已供奉在寺中,不知道有“善天狗”之稱的文覺上人初次在荒頹的神護寺中見到它時,是否壹樣為之震懾呢。

疫情期間在日本遊玩,請大家壹定要註意安全保護好自己,推薦提前準備一張日本SIM卡預定酒店,門票,或者安排租車服務。

Mobal作為一家英國通訊公司,在30年裏致力於為世界人民提供高質量的日本SIM卡,支持全球包郵,更有多種套餐可以選擇,出國前就收到日本SIM卡,這樣到達日本以後就無需擔心,可以盡情遊玩~

推薦日本sim卡:www.mobal.com.cn

中文客服郵箱:cnsupport@mobal.com

作者:安德利凱莉







留言

您的邮箱不会被公开。*号为必填选项 *

最新文章

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