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西红叶」 滋贺 天台宗 長等山 三井寺(園城寺)

西国三十三所观音灵场 第十四番札所

人类的热闹是美的克星之一。几乎每年都去京都红叶季的我,对此深有体会。

为什么庭院view的和式旅馆房间如此昂贵,自然因为“凭爱(jin)意(qian)将美景私有”,某年某月某日,只有你共它与天地相对。人与景的一期一会,远比想象的复杂,揣摩与回味都很有乐趣。可一旦从“人”变成了“人从众*&……%#@”,那些本就微妙的共振与共鸣肯定如烟消散,转而诚实地为记忆打上“鄙人曾到此一游”的tag。 红叶季的京都,就很有这样的趋势。网路发达的今日,真正称得上“穴場”的红叶胜地,除了普非公开寺社与预约制的限定开放景点(譬如白龙院),所剩无几,且多要往洛北深处寻觅(譬如常照皇寺)。人潮,带来了画面、声音、气味的全方位打击,每一样,都让美离你远一点。

另一个让我想逃离的原因就是日益高企的住宿价格。明明这两年京都酒店数量呈几何级爆炸式增长,可红叶季照样行情吃紧,无从逃离“看得上的住不起,住得起的看不上”之怪圈,微观经济学供求理论仿佛彻底失灵。“热闹”与“昂贵”的夹击之下,我选择投入滋贺大津的怀抱。大抵也就是从上海逃到了嘉兴,进可攻,退可守。

JR大津站到JR京都站十分钟,京阪大津站到京阪三条站二十五分钟,全然不会耽误夜间购物行程。可论住的性价比,大津就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京都勉强13平米了无生趣的商务酒店双人间,到大津就可以住登录有形文化财的宽敞和室,接邻三井寺,八点吃完早饭晃过去,门口卖票的staff居然还没有到岗。更令人感动的是,红叶见倾时节,拥有琵琶湖眺望绝景的三井寺居然轻易就被我们包场了。

三井寺名字来由颇有趣,据说寺内本有一方灵泉,天智・天武・持統三代天皇出生的时候都用此灵泉的泉水洗净身体,因此寺庙被称“御井(みい)”之寺,时间久远之后成了同音文字“三井”。奠定三井寺天台宗门宗地位的,是三井寺初代長吏,也是入唐八家(最澄・空海・常暁・円行・円仁・恵運・円珍・宗叡)之一的円珍大師(谥号为智証大師)。

入唐八家,就是八位曾经在中国学习修行过佛法,又将佛法带回日本并取得卓越成就的八位僧人。最澄与空海是知名度最高的两位,而円珍是空海的侄子。他与八家中的空海、円行、円仁、恵運都曾在长安青龙寺修行过(青龙寺五代之后就毁了,1982年才发掘遗迹、再建,现有空海大师的纪念堂与纪念碑,四国灵场的会长还将它列为四国八十八所的零番所,大家去西安的时候不妨去看看)。

在世的円珍画像、雕像里,円珍大多拥有一个非常奇特的脑袋:头顶很尖,状若鸡蛋的上半部分。据说在左道密教中,这种头型代表着可以预知未来的神力。円珍的贡献,除了开创天台宗、复兴三井寺之外,还在于他将众多唐代的佛教典籍(三弥勒経疏、大毘盧遮那成仏経 等等)、法具带到了日本。寺内另有一件国宝一直为世人瞩目:日本三不動之一的“黄不動”。此处的不動,是“不動明王像”的缩写,黄不動的全称实为“絹本著色不動明王像”。另外两尊不動为高野山明王院所藏「赤不動」与京都青蓮院的「青不動」。黄不動因为是秘佛,不但摄影登载有严格限制,至上世纪中,只有接受过伝法灌頂密教仪式的信徒才能得见真容。进入21世纪后,仅08年和10年展出过两次。1595年三井寺触怒丰城秀吉,遭遇废寺危机之时,当时的長吏道澄将黄不動藏在照高院,才让这件宝物逃过一劫。

三井寺究竟为何会触怒秀吉,目前史学界尚无定论。但是三井寺的武力值与政治野心向来都不低。从円珍去世后,比叡山中円珍派慈覚大師円仁派的山門寺門之争(円珍派下了比睿山,移师三井寺,延历寺成了円仁派的大本营)持续多年,大型小型斗殴事件不计其数。熟悉日本的同学都知道,古代日本的佛教势力并不局限于精神文化领域,人家搞武斗也很有两把刷子。很多一向一揆的势力猖獗起来连大名都要退避三尺,本愿寺与信长的战争就持续了十年。信长最终赢下石山战争、火烧延历寺时,本阵就设在三井寺。六百年世仇得报啊……也是服了这些和尚Orzzzzzz不晓得信长在三井寺布阵时有没有和我们一样凭栏远眺过琵琶湖。反正我们站在高处远望云卷云舒时都禁不住自胸中生出一股豪情,依信长的野望,想必是更壮阔的图景。

一个遗憾,未能拜访国宝光净院 。

光净院是室町时代书院造的代表作品,有极美的池泉観賞式庭園,且客殿的障壁画都是桃山时代狩野派的精品。我天真的以为另购门票就能参观,结果临近出发才发现光净院只接受三人以上的申请(且需提前一周)。不做功课一时爽,事到临头悔断肠啊~

今年因为是令和元年,岛内各大寺社、博物馆都动作不断。三井寺也不例外,从10月1日到12月8日,金堂内开秘佛展,是难得可见黄不動的好机会,12月1日前光净院也还照常开放(之后到来年春天都不接待游客了)。倘若想饱览红叶季古寺之美,三井寺请务必不要错过!

作者:安德利凯莉







留言

您的邮箱不会被公开。*号为必填选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