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良 大神神社

奈良市看完正倉院展,只匆匆去飛火野拍了下初紅的楓葉,之後便壹路往南,長谷寺與安倍文殊院急行軍般地走了壹遍,最後還是要宿在三輪。在Guesthouse寄存好行李後正值午後四點,從二の鳥居穿過參道到達本殿的時候趕上了陽光最末的登場時間。石階與樹木已陷入陰翳,拜殿還在斑駁的光影中舒展。也就稍稍註目停留了片刻,我轉身往此行真正的目的地——大美和の杜展望臺奔去。

根據網絡的情報,展望臺在大神神社拜殿與狹井神社的中間。本以為居高望遠之地,免不了壹場肉體疲乏之苦,結果十分鐘就輕輕松松走到了我也是黑人問號臉。至今沒想清楚,是從三輪站開始海拔便壹路往上我們身在其中懵懂不覺,還是三輪山本身有什麽奇巧的地形自帶視覺誤差?

站上展望臺最高處不能免俗的“哦喲”了,昏黃霧靄中的橿原市耳成山與恍若神界之門的三輪大鳥居的畫面配置,與記憶中結緣普版封面壹般無二。

仿佛了卻壹個夙願,去狹井神社的步履就要松弛很多,四點半三輪山入山口已封,暮色四合、鴉聲漸起。飲完神水,繞著三島由紀夫那塊“清明”的字碑盤桓了片刻,“文學履途”的鐘聲此時不期而至。

三島巨著《豐饒之海》第二卷《奔馬》,開篇不久就花了不小的篇幅描述本多與清顯的第二世飯沼勛在三輪山的初遇。昭和41年三島於6月、8月兩次造訪大神神社的取材之旅肯定給了他諸多靈感,在發出了「大神神社の神域は、ただ清明の壹語に盡き、神のおん懐ろに抱かれて過ごした日夜は終生忘れえぬ思ひ出であります」這樣的感慨後,三島留下“清明”與“雲靉靆”兩幅題字。

此處的“清明”當然與節氣無關,取的是“清澄明朗”之意,平家物語裏就有過「流泉の曲の間には、月清明の光をあらそふ」

島國寺社,少了些香火氣和無意義的叩首,除卻法事時間,大多數人的參拜都是蜻蜓點水式的,輕盈而凝練。人類在有意識地收縮自己的存在感,以保護“神域”的純凈。“俗物”的密度降低了,統馭權的天平自然向世界的本來傾斜,三島所謂的“神之溫懷”,多半脫不開三輪山最原始的肌理體態。

Check-in時旅店老板隨口提起次日清晨二の鳥居前有本地集市,入睡前心思還在早起與懶覺間飄搖,第二天壹睜眼,再去壹次大神神社的念頭已經獲得壓倒性勝利。
本地集市local得很徹底,屋臺簡陋、菜品亦包捆粗獷,大小蘿蔔不論個頭被硬按著綁在壹起,莫名生出了可愛的田園氣。也有歐巴桑風的服裝攤,品味與我家社區菜場後門小店並無二致,甚至對詭異深色大花的審美,很有些共鳴。盡管已在旅店用過早餐,中途仍被誘惑著買了壹小塊烤年糕,巨燙,緊趕慢趕在入參道前吃完。
再上大美和の杜展望臺,擁簇著耳成山與大鳥居的市町面貌終於清晰了些,掏出手機裏存的唱片封面,現場對比驗貨,驚覺右下的樹木也長得太快,才幾年功夫就“亭亭如蓋矣”。

天是好天,風勢卻較昨日大很多,清晨山間霜露都被風挾出了淩厲的味道。再算算趕飛機的時間,縱然不情願,與三輪山作別的時刻終於降臨了。下山途中,遇到好兩組推坐輪椅上來的老年夫婦,含笑打過招呼後,忽然憶起拜殿前勉力築起的電梯與狹井神社盤旋而上的殘障通道,這或許是三輪山這塊清明之地裏最無聲的人間溫情吧。

疫情期間在日本遊玩,請大家壹定要註意安全保護好自己,推薦提前準備一張日本SIM卡預定酒店,門票,或者安排租車服務。

Mobal作為一家英國通訊公司,在30年裏致力於為世界人民提供高質量的日本SIM卡,支持全球包郵,更有多種套餐可以選擇,出國前就收到日本SIM卡,這樣到達日本以後就無需擔心,可以盡情遊玩~

推薦日本sim卡:www.mobal.com.cn

中文客服郵箱:cnsupport@mobal.com

作者:安德利凱莉







留言

您的邮箱不会被公开。*号为必填选项 *

最新文章

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