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鎌倉紅葉季」東慶寺

12月初在上野公園結束公務之旅,下午四點,初冬的寒意已在虛弱的日頭中漸起侵略姿態,可眼前依舊紅葉如傾,令人驚覺關東的紅葉季的綿長。於是順理成章地有了次日的鐮倉紅葉一日遊——鐮倉櫻花季去過、紫陽花季也湊了熱鬧,紅葉狩り無論如何都不該缺席。
習慣性地在JR北鐮倉站下車,避開永遠人潮洶湧地円覚寺與明月院,毅然右折往東慶寺去。本以為沒了夾道的紫陽花,山門參道會寥落不少,結果走近時卻被正盛的銀杏嚇了一跳。銀杏在日光下微微泛白的金黃,恍若一團火,令枯寂的古寺瞬間迸發出蓬勃的生命力。行至本堂前,一顆大楓正到最盛處,它的枝椏垂散開來,有幾簇恰好虛虛落在本堂檐線處,遠遠望去,釋迦如來像在楓紅下端坐,面泛慈悲。
走進本堂,釋迦如來身邊脅侍的不是其他菩薩,而是東慶寺尼寺時代聲明最顯的三位主持:開山之祖覚山尼(安達義景之女、鎌倉幕府第8代執権北條時宗的夫人)、第五代主持用堂尼(後醍醐天皇皇女,她入山後東慶寺有了「松岡禦所」的別稱)、第二十代主持天秀尼(豊臣秀頼之女,千姬的養女)。曾經的鐮倉尼五山中,除了位列第二的東慶寺之外,皆已廢寺,而東慶寺的尼寺歷史也在明治35年迎來了終焉。但東慶寺尼寺時代的眾多故聞逸事依然流傳了下來。作為島內少有的男人禁制寺廟,東慶寺在很長一段時間內,庇護了決意離開婚姻關系開始新生的離婚女性,以東慶寺起始的縁切り寺法令數千駆込女從婚姻枷鎖中逃脫出來,至今寺內依然保留著自1711年開始近500件的相關記錄。而駆込女的故事,也被井上ひさし寫成小說《東慶寺花だより》,14年的時候市川染五郎曾將之歌舞伎化,後來大泉洋又主演了小說改編的電影《駆込み女と駆出し男》。
東慶寺另一個為人津津樂道的故事是會津四十萬石改易事件。據說寬永年間,會津四十萬石的大名加藤明成手下的家老堀主水叛變脫藩,將妻子安置在東慶寺後,獨自逃亡了高野山。加藤明成一氣之下派家臣去東慶寺將堀主水的妻子抓了出來。當時東慶寺的主持正是二十世天秀尼。天秀尼什麽人,天樹院千姬的養女!千姬是德川秀忠與阿江(織田信長之妹阿市與淺井長政的幼女)的女兒,德川家康的孫女。大阪城陷落之際,她沒有能救自己的丈夫豐臣秀賴與澱殿(茶茶,千姬的姨母、亦是秀賴的正室),卻拼死以養女為借口保住了秀賴的女兒天秀尼,兩人關系可見一斑。天秀尼怎麽可能容忍地方大名將腳踩在自己臉上,轉頭就找千姬告狀。在幕府的壓力之下,加藤明成很快放了堀主水的妻子,但事情並沒有就此結束,1643年加藤明成被正式廢去大名身份,史稱會津四十萬石改易。當然,大名改易究竟是因為斬殺家老觸及幕府底線還是擅闖尼寺被告了黑狀,今人已經無從得知,但是有一點可以確定,東慶寺能成為女人的庇護所,與其數代主持顯貴的出身密不可分。
尼寺終焉後,明治38年東慶寺迎來它的中興開山之祖,也是一位在日本佛教史上大放異彩的人物:釋宗演。旁友們,你們一定要去搜下釋宗演的照片,年輕時代絕對是神似織田裕二的帥哥。這位李叔同式的大師,不但精通佛學,還曾追隨福澤諭吉學習過洋學,收了一群很牛逼的俗家弟子:鈴木大拙、夏目漱石、徳川慶久…… 至今寺門前還立著夏目漱石參禪百年祈念碑,而鈴木大拙則長眠於東慶寺的墓場之內。
離開本堂繼續前行,過水月堂與松岡寶藏之後就是墓場所在。山間腹地濕暖,十二月初尚能見到青楓與紅楓輝映的妙曼景觀。除了歷代尼寺主持、鈴木大拙,還有西田幾多郎(京都學派創始人)、巖波茂雄(巖波書店創始人)、和辻哲郎(《古寺巡禮》的作者)也葬於此地。但是與東慶寺最為相宜的,還是田村俊子吧。一個小米商的女兒,先入幸田露伴門下,寫小說、做女優、後拿懸疑小說獎、跟著情人移住加拿大,情人死後回日本又再赴上海主辦中文女性雜誌,於異國離世,葬回東慶寺。寺內至今還立著她的紀念碑:「この女作者はいつもおしろいをつけてゐる この女の書くものはたいがいおしろいの中からうまれてくるのである」
一個平民出身的女人,可以不受婚姻桎梏、活得多姿多彩,在文學史上留下自己的名字,難道不是對縁切り寺深裹的女性的痛楚與抗爭最溫暖而有力的一次擁抱麽?

疫情期間在日本遊玩,請大家一定要註意安全保護好自己,推薦提前準備一張日本SIM卡預定酒店,門票,或者安排租車服務。

Mobal作為一家英國通訊公司,在30年裏致力於為世界人民提供高質量的日本SIM卡,支持全球包郵,更有多種套餐可以選擇,出國前就收到日本SIM卡,這樣到達日本以後就無需擔心,可以盡情遊玩~

推薦日本sim卡:www.mobal.com.cn

中文客服郵箱:cnsupport@mobal.com

作者:安德利凱莉







留言

您的邮箱不会被公开。*号为必填选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