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都 茶寮 宝泉

你好,古典豪华版星巴克!

去琉璃光院秋季夜间参拜的那天,下午百无聊赖地在下鸭神社与三井家旧邸打发时间,忽而想起茶寮宝泉也在附近,顿时收起了找便利店吃おでん垫饥的心。地图上看是不远,可凭我的脚程也走了近20分钟。天色将暗未暗之际,终于在僻静的小巷中找到了宝泉的正门。京都除了洛北,十一月中才堪堪入秋,宝泉门口那株,枝干虽然略显纤纤之态,红却红出了正大光明的气势。

 

 

 

 

 

走进去被在玄关处等候的人群吓了一跳,不过许是近了饭店,泱泱人潮更像是虚张声势,也就约二十分钟时间我们便被领到一个大广间的空席处入座。京都有许多茶寮, 可大半借茶寮之名行餐厅之实(譬如万豪旗下翠岚LC的餐厅茶寮八翠、譬如lunch都要1w JPY的下鸭茶寮)、余者(都路里、宗园)更接近于喫茶店,如同宝泉这般拥有豪华庭院的寄数屋风茶寮,堪称凤毛麟角。毕竟相比于西式餐厅的高密度客座布置,寄数屋的空间利用率实在低的可怜。

在精神上已经是下町产物的茶寮与古日本的茶室早不是一样东西了。茶室的中心活动在于茶道(这其中甚至茶的味道与品质都非重点,它自有一套独特的哲学与趣味),而茶寮则抛弃了茶道繁琐的规程,从精神上剥离了仪式感,往舒展身心的忘忧地转化。在茶寮里,你不用会品鉴茶器,也无需care茶碗的拿法,只要不大声喧哗打扰到别人,怎么舒服怎么来。

其实中国也一样,文震亨在《长物志》里写的那种“构一斗室,相傍书斋,内设茶具。教一童子,专事茶役,以供长日清谈,寒宵兀坐。”的茶寮,与吴敬梓在《儒林外史》里中提及的“悬灯插花”的茶社在功能性与精神道路上都渐行渐远。

体验过茶寮宝泉,我倒觉得在日本寺庙品茶性价比更高些,虽然没法吃到ケーキパフェ、抹茶クリームわらび餅等等眼花缭乱的甜品,可客少景美,许人呆坐良久,从唇齿之间而始,慢慢品味茶与禅的相得益彰。

作者:安德利凯莉

 







留言

您的邮箱不会被公开。*号为必填选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