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根津美術館

說根津美術館是南青山地區第壹附庸風雅之地應該不會有異議。根津美術館最早的歷史可以追溯到1940年。當時根津家的家督,二代目根津嘉壹郎將宅邸的母屋作為美術館的主館,用以陳列家族收藏的美術品。根津家在南青山的宅邸,本是明治維新之後荒廢的高木家江戸下屋敷。昔日風光的江戸藩邸,在明治維新之後前途迥異,有售於華族繼續遺存的,也有維護困難不得已賣與民間的,關東大地震與二戰空襲中又燒失了大半,幾乎沒有完整的藩邸留到了21世紀。初代的根津美術館本館同樣在二戰中付之壹炬,直至1954年才著手新建。
隈研吾做的本館已經是第三代。從美術館入口進去,左手邊壹個迷妳茶庭,右側是通往main entrance的廊下。迷妳茶庭中就含有根津美術館八景之壹的“月之石船”。據說月光透過石燈籠的縫隙,會在舟型的手水鉢投映出壹個漂亮的新月(三日月)。廊下是我特別喜歡的部分,從南青山被消費主義迷霧繚繞的名品店街區,倏然進入美術館,廊下在自我審視、心理需求的變換中扮演著非常美妙的過渡與重塑的角色。根津美術館廊下壹邊是竹制生垣配上翠竹,壹邊為竹面墻,同壹類植物三種不同形態在幾十米的廊下間相印成趣,和的意味與哲學盡在不言中。
廊下的盡頭便是第三代主館,傳統日式家屋外廓,嵌入以玻璃元素,給建築更大的開放感與摩登感。lobby處靠庭院側設大落地玻璃窗,幾尊中國古佛巍然而立,上二樓常設展區,不同層次的灰配以原木色的基調,在“現代感”與“和”之間達成了微妙的平衡。
東武財閥的家底可觀,光是國寶就有七件,其中最著名的莫過於琳派代表作,尾形光琳的燕子花図屏風幾乎是所有島國重量級美術館文創產品必然染指的壹件,光在京都見過的種類包括且不限於錢包、絲巾、文件夾、明信片、名片盒、票夾…… 我到訪時,主展品為室町時代足利義滿將軍的愛物春日山蒔絵硯箱,這也是壹件凝結著高超漆工、金工與文學意趣的重要文化財。
根津美術館的庭院為根津嘉壹郎舊邸的遺財,據說負責庭院維護工作的資深庭師,歷經了戰後根津家三代人,可以說窮其壹生都奉獻給這座都內庭院,富貴鄉之中的桃源地。庭院內枝道繁多,地勢時有起伏,茶室、燈籠、石佛、庭池交錯而現,不同角度景觀迥異。最戳人的是弘仁亭門口大片的燕子花(カキツバタ)與展區內尾形光琳的名作遙相呼應,這種對藝術的愛與崇敬的表現手法,高段且無國界。
庭院內還設有NEZUCAFÉ,天井用和紙風透光材質搭建,壁面大半為落地玻璃,綠光滿溢。饒是工作日上午,CAFE內也接近滿座,點了冰淇淋散熱,舔勺吃了良久,若不是後面還約了表參道的法餐,還真想在裏面把lunch set也掃蕩壹遍。

疫情期間在日本遊玩,請大家壹定要註意安全保護好自己,推薦提前準備一張日本SIM卡預定酒店,門票,或者安排租車服務。

Mobal作為一家英國通訊公司,在30年裏致力於為世界人民提供高質量的日本SIM卡,支持全球包郵,更有多種套餐可以選擇,出國前就收到日本SIM卡,這樣到達日本以後就無需擔心,可以盡情遊玩~

推薦日本sim卡:www.mobal.com.cn

中文客服郵箱:cnsupport@mobal.com

作者:安德利凱莉







留言

您的邮箱不会被公开。*号为必填选项 *

最新文章

分类